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瓣心雨

 
 
 

日志

 
 

北岛——回答  

2010-04-04 15:5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岛——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提示】北岛是新时期崛起的有影响的青年诗人之一。其诗以浓厚的感情色彩和独特的表达方式,给读者很强的感染,也给诗坛带来了较大影响。北岛经历过十年浩劫,对一代青年在丑恶与虚假中受到的损害和欺骗的现实,有着铭心刻骨的体验。他深深理解和自己有着相同遭遇的青年心灵的创伤,因而他的诗中留下了青年的苦闷、徘徊、激愤、反抗,以及思考与追求的心灵图画,留下了“一代人正在走过”的历史,留下了青年蹒跚而坚实的足迹,这就是北岛诗歌的主要内容。
      《回答》写于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中,是那一时期最有个性的时代强音,是先觉者对“新的转机”的期待和呼唤,是从迷惘到觉醒的一代青年对现实的严肃“回答”。
       本诗的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首先来自深刻的理性思辨。“告诉你吧,世界,/我——不——相——信”,这愤怒的呐喊,如冬日惊雷响彻天宇,如空间足音经久不息。四个“我不相信”组成的排句,语意坚定,大气磅礴,显示了叛逆者毫不妥协的意志。这种怀疑,不是虚无主义,这种否定也非“否定一切”,而是建立在对自己完全相信的基础上,对荒谬客体的彻底否定,是在对病态的社会现实完全绝望后,对生活的重新选择。诗以警句开篇,如异峰突起,为全诗定下了悲愤的基调:“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有力讽刺了那个道德观念扭曲、价值观念颠倒的荒唐现实。诗人如同屹立在天地间的神奇的“超人”,能看到“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还能看到茫茫大地上“到处都是冰凌”,“死海里千帆相竞”。这既是冷酷的现实,也是诗人所作的深刻的历史反思。这些用直觉思维产生的富有暗示性的比喻,比直白的实写更有概括力。末尾两行,把“闪闪的星斗”想象成“五千年的象形文字”和“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不仅比喻贴切新鲜,而且给诗带来一种历史感和开拓美好未来的使命感。
        北岛的诗具有强悍的阳刚之美,呈现出深沉雄浑的艺术风格。“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让所有的苦水注入我心中”,显示了诗人悲壮的英雄气概和勇于自我牺牲的人道主义精神;而“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则又表现出对未来充满信心的乐观豪迈的情怀。

        在说到《回答》等诗时,北岛这样说:“现在如果有人向我提起《回答》,我会觉得惭愧,我对那类的诗基本持否定态度。在某种意义上,它是官方话语的一种回声。那时候我们的写作和革命诗歌关系密切,多是高音调的,用很大的词,带有语言的暴力倾向。我们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没法不受影响,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写作中反省,设法摆脱那种话语的影响。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这是一辈子的事。”

[赏读]
  作为朦胧诗主要代素人物之一的北岛,他的《回答》在当代诗歌中占有重要位置。
  悲壮的雄浑的美,力透纸背。这首诗写于1976年清明节天安门广场事件之后。诗人带血的吼声略有些嘶哑。它是一种控诉,是十年浩劫在一代人心底聚集的岩浆的喷发,是一批思想解放运动的实践者对极左路线勇就的抨击。“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写出了两种相斥的生命走向。真、善、美在颠倒中并未失去自己在历史中应有的位置。在痛彻而不悲伤、沉重而不滞呆的基调里,表现了一种进取的人生观点。这种乐观与豁达贯穿全诗,就有了“海洋注定要决堤”,也有了“陆地注定要上升”;天空既“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也缀满了“新的转机却闪闪星斗”。诗人在回答旧的历史的挑战,在回答血与火的现实。一切空洞的说教,一切谎言,一切遮拦的幕帷,都变得脆弱和不堪一击。“告诉你吧,世界/我——不——相——信/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个”,这种反叛是乌云中的炸雷,死水里的漩流,显示了无畏者勇敢前行不甘沉沦的献身精神。从社会发展史看,正是无数个“我——不——相——信”才有了“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所以这首诗是时代的记录,是一个潮头即落,另一个潮头骤起时一朵晶莹的浪花。(
  北岛,原名赵振开,祖籍浙江湖州,生于北京。80年代末移居国外。诗集有《太阳城札记》《北岛顾城诗选》、《北岛诗选》等。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