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瓣心雨

 
 
 

日志

 
 

父亲的眼泪掉下需要多长时间  

2010-05-19 13:5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我6岁那年,父亲去了上海的一个建筑工地打工。父亲第一次看到了繁华的南京路,看到了我们那个小山村与大上海的巨大落差。父亲想让自己的女儿以后有出息,能到大上海,能过上幸福的日子。父亲悄悄握紧拳头,暗暗下了决心:不管以后多苦多难,一定把女儿供养出息。
  为了赚更多的钱,父亲打算去山西大同下煤窑当矿工。结果,刚下火车就被骗了,被人领进了一个黑砖窑。砖窑三面环山,唯一的出口处,拴了两条大狼狗,还有工头看着。父亲与一家人失去了联系。父亲在黑砖窑里干活,一天十六七个小时,吃饭只是馒头和白开水,有时候,能吃点咸菜,睡的是地铺……
  后来,这个黑砖窑被人举报,警方抓了窑主,父亲在当地警方的资助下,才回到了家,一家人终于团圆。父亲瘦了很多,他用一双忧伤的眼睛疼爱地看着我,父亲说:“爸爸被骗了,本来想出去给你挣以后念书的学费,可是给人家白干半年活,连给你买糖果的钱都没挣到!”父亲越说越难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知道父亲要流泪了,赶紧说:“爸爸,我不吃糖果,只要每天能看到你,我就高兴了!”父亲拍了拍我的头,一仰脖子,喝了一盅酒,眼泪就憋回去了。
  父亲的眼泪没有落下。
  
  2
  
  父亲在家休息了几天,做了个大胆的决定:他要送我去县城里读书。在一个远房亲戚的帮助下,我进了县城里的一所学校读书。
  父亲在县城里的医药市场拉板车。我们租的房子离医药市场不远。一个星期天下午,我写完作业,就到医药市场去玩,我看到父亲坐在自己的板车上等活儿。一个面包车停下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胖子。父亲赶紧迎上去,大声喊:“老板,是不是进药,我这有板车!”“20件药多少运费?”“6元!”“4元行吗?”就在父亲与胖子讲价的时候,旁边一个拉板车的赶紧说:“4元,我去!”胖子指指那人,一挥手:“就用你的车!”父亲赶紧拦住了那个胖子:“4元,我给你拉!”胖子轻蔑地笑了:“不用你了!一边待着去。”胖子边说边用胳膊使劲把父亲扒拉开,父亲一下子摔倒在地,鼻子碰到了旁边一辆板车的车把上。从地上起来后,父亲居然一点不恼怒,只是尴尬地笑了笑,他甚至都没注意到自己鼻子流血了。
  我忍了又忍,才没有跑过去。我知道,如果我出现了,父亲知道我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他一定会非常尴尬的。
  晚上,看着父亲认真地把白天赚来的钱数了一遍又一遍,我心里非常难受。父亲为了我,真是忍辱负重,任何委屈都无所谓了,他现在就一个心思,挣钱把我供到大学,然后在上海工作。
  父亲数完钱,坐在桌子的另一旁看我写作业。半天没听到父亲说话,我抬头偷偷地看看父亲,灯光下,我清晰地看到他眼睛里有亮晶晶的眼泪在滚动,他一脸的忧伤,肯定在回想下午的事情,越想心里越难过吧。亲爱的爸爸,你太委屈自己了。我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辜负他啊。
3
  
  我读高中的时候,因为医药市场周围拉板车的人太多了,竞争很激烈,根本挣不到什么钱,父亲只好放弃了这多年的营生。
  父亲租了个露天的摊位卖菜。每天凌晨三点,父亲去蔬菜批发市场进菜,去得早,可以挑选晶相最好的蔬菜。
  一个冬日,风雪交加,寒冷的北风吹到脸上,像是刀子割人。待在温暖的屋子里,想着风雪中的父亲,我牙一咬就冲出了家门。
  风雪中,我跌跌撞撞地来到了菜市场。平时几十家摊位,今天就我父亲一个人出摊,所以生意很不错,摊位前站了好几个顾客。由于戴手套给顾客找零钱不灵便,于是父亲就那么光着一双手,手冻得又红又肿。我对父亲说:“别人都没出摊,咱们也回去吧!”父亲没吭声,送走了这拨顾客后,父亲说:“傻闺女,别人不出摊,咱们出,才能挣钱!你赶紧回去吧,陪我受冻也没啥意义。”在父亲的苦苦劝说下,我回了家。
  父亲一直忙到下午才回到家,不过,他的一条腿受伤了。因为积雪掩盖了路,父亲回来的路上,掉进了马路边一个被盗去井盖的污水井里。幸亏父亲是骑在三轮车上,当前轮陷进去的时候,父亲一下子就被甩出去了,重重地摔在积雪上。
  父亲在外面冻了一整天,回到家,手里捂着一个热茶杯,身体还直哆嗦。看着受伤的小腿,听着窗外呼啸的北风,沉默的父亲表情很忧伤,眼睛里渐渐就漫出了泪水。不过,父亲很适时地给自己倒了盅白酒,一饮而尽。
  那个时候的父亲艰难地挣钱养家,艰难地挣钱给女儿铺设未来的路,只有喝些白酒,才能缓解身上的压力和内心的忧伤,才能让眼眶里的泪水没有落下。
  
  4
  
  高考后,我填报了几所学校,全部都是上海的。因为那个繁华的大上海有着父亲很多的梦想,多年来,他苦苦地挣钱,也就是想让女儿有能力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幸福地生活……
  从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后,我进了上海的一家外企工作。几年后,我谈了男朋友,在上海买了房子。结婚以后,我把父母接到了上海。
  父亲到了我们家,兴奋地在三室一厅的新楼房内里里外外地看了好几圈。那天中午,在父亲的坚持下,我们没去饭店。全家围坐在一起吃饭,父亲照例要喝点酒。
  父亲喝完了一杯酒,叹道:“闺女真是争气,你老爸没有白吃苦,总算把你供养出息了!”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
  从黑砖窑被解救出后回到家的那天,父亲痛苦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没有落下来;在医药市场卖苦力被人当众羞辱推搡,鼻子受伤流血,父亲屈辱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没有落下来;在刺骨的严寒中,辛苦了一天的父亲路上摔伤了,父亲忧伤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依然没有落下来。
  当生在小山村的女儿成长为繁华大都市的体面白领,当女儿在上海有了自己宽敞漂亮的住房后,父亲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我计算了一下,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父亲的眼泪从流出到最后落下,中间整整花费了22年。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