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瓣心雨

 
 
 

日志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2011-06-14 09:48: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玛格丽特·伯克·怀特 1946年 《斋戒日的甘地》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在她的一生中,摄影占据了相当重要的地位,也可以说,这是一个把自己嫁给照相机的女人。“不安分”或许是新闻记者最难能可贵的优秀品质。战争结束以后,怀特女士又以女性的血肉之躯置身到动荡不安的印度,在那里的采访活动足足持续了3年。《斋日里的甘地》就是在这期间诞生的名作。当时印度独立运动中声明显赫的领导人圣雄甘地为了反对英国的殖民统治,提出了著名的“非暴力,不合作”计划。为了抵制英国的纺织品,甘地号召大家用纺车来织布,并且身体力行。怀特女士将这一带有深重历史感的场景凝固了下来,成为我们今天回顾、认识这段历史的重要视觉资料。

一张反映了大萧条时期的脸的照片:“流浪的母亲”——多罗西亚·兰格,1936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就代表一个时代的照片而言,对于许多人来说,佛罗伦萨.欧文斯.汤普森这张脸很好地反映了大萧条时代,实习摄影记者多萝西娅.兰格在1936年2月访问美国加州一个尘土飞扬的豌豆采摘营地时抓拍了这张照片,她这样做,同时也抓拍下了一个自豪的民族面临危急时刻的应变能力。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汤普森的故事和她的肖像照一样引人注目。当年兰格走近她时,她只有32岁。汤普森是七个孩子的母亲,她的丈夫死于肺结核,当时她滞留在加州尼波莫的一个迁徙劳工农场。她的家庭靠孩子们打的鸟和从附近一片野地里挖的菜糊口度日——和那里其他2500名收入微薄的工人一样。照片的影响力是惊人的。各地的报纸都在转载,汤普森饱受折磨的脸立即引发舆论哗然,迅速促使美国联邦移民部门的政客们送去了食物和供给用品。然而可悲的是,汤普森和她的家人已经离开了那里,在他们备受瞩目的困境当中,连一块政府的奶酪也没得到。事实上,当时没人知道这名妇女的身份,直到多年以后,汤普森才在1976年的一篇报纸上的文章中揭示了自己的身份。

一张把战场带回家的照片:“第一天战斗时战场上的联邦阵亡士兵,葛底斯堡,宾夕法尼亚州”—— 马修·布雷迪(Mathew Brady),1863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作为世界上最早的战地摄影师之一,马修.布雷迪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有着充满惊心动魄的职业生涯。作为一个成功的银版相机摄影师和一位杰出的绅士,布雷迪是以给名人拍照而闻名于世的,比如亚伯拉罕.林肯和罗伯特.李。换句话说,他不是那种呆在战壕里的摄影师。事实上,布雷迪为了事业的发展宁愿失去一切——他的钱、他的生意、可能还包括他的命。不论怎样,他决定不顾一切风险,带着他的照相机跟随联邦军队进入战场,他说,“我脚中的精灵说,‘去吧!’”,然后他确实去了——至少等到了他看清了南方联邦的刺刀尖儿之后。在布尔渊的第一场战役中布雷迪差点被捕,他那“健谈的”脚安静了一些,然后他开始派助手代替自己去。在仅有的短短数年间,布兰迪和他的团队拍摄的照片超过了7000张——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你要知道,那时洗一张银版照片需要一马车的笨重设备和有毒化学品,不是你想的那种“对准即拍”。


一张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浪漫的照片:“太平洋战争胜利日,时代广场,1945” 也可以叫做 “吻” ——阿尔弗莱德·艾森斯塔特,1945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1945年8月14日,日本投降的消息在美国宣布,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街头掀起了狂欢的庆典,但也许没有人能比那些穿着制服的军人、护士们更感到解脱。因为尽管他们中的许多人最近刚从欧洲战场的胜利中凯旋,他们却面临着不得不再次出航的命运——这一次是驶向血腥的太平洋。当天欣喜若狂的人群当中,有一个名为阿尔弗莱德·艾森斯塔特的德国移民,他是20世纪最有才华的摄影记者之一。在拍摄庆祝照片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水手“沿着街道奔跑,抓住每一个看到的女孩。”他后来解释说,“不管她是一位老太太,胖的,瘦的,都一样。”当然,一张水手湿漉漉的手抓住一个老人的照片是不会作为生活杂志的封面的,但是当他亲吻一名漂亮的女护士时,这张照片就在全国各地的报纸上迅速传开了。不用说,“太平洋战争胜利日”拍的并不是所期望的失散多年的恋人的拥抱,但它也不是像许多批评家说的那样是刻意安排的。不论怎样,这张照片依然是在长期斗争结束时美国人热情奔放的永久象征。

一张毁了一个行业的照片:“兴登堡飞艇” —— 默里.贝克尔,1937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忘掉泰坦尼克号、路西塔尼亚号和切尔诺贝利那些没有照片记录的事故吧。多亏照片的力量,在1937年5月6日发生的兴登堡飞艇爆炸事故被冠以20世纪典型灾难这一有争议的称号。不过从整体上看,兴登堡事故并不是灾难性的。在艇上的97人中,出人意料地有62人存活。但是在评估一个灾难的史诗地位时,恐怖的照片和著名名言的权重远远超过了遇难者人数。在20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之间,硬式飞艇有着定期的航班在德国和美洲之间来回运输旅客,但所有这一切在1937年停止了。这一事故事实上终止了飞艇作为一种商业上可行的客运模式,不是通过小动静,而是通过照片传遍全世界的一声巨响,结束了飞艇的黄金时代。

一张允许天才也有幽默感的照片:“吐舌头的爱因斯坦”——阿瑟.萨瑟(Arthur Sasse),1951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你可能和下个家伙一样很欣赏这幅难忘的画像,但是仍然会有这样的疑问:“它真的改变了历史?”。放心吧,我们认为它的确做到了。在爱因斯坦通过他对核物理和量子力学的贡献改变历史的同时,这张照片也改变了历史上对爱因斯坦的看法。这张照片赋予了一个主要以才智著称的人以人情味,这使得爱因斯坦的名字不仅成为“天才”的代名词,也成为了“怪才”的代名词。那么,这一创造历史的舌头是怎么回事?似乎是爱因斯坦教授被普林斯顿校园里的记者们纠缠不休,所以他希望能够安静地度过自己72岁的生日。摄影师想让他对着相机笑一笑,哪怕百万分之一秒,爱因斯坦却给了阿瑟.萨瑟一副吐舌头的好表情。这是不平凡的舌头,由此产生的照片变成了一个经典的瞬间,从而使得这位杰出的诺贝尔奖得主的个人魅力像他的大脑一样被人记住。

曼雷(MAN RAY)1924年《安格尔的小提琴》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曾以职业时装摄影和人像摄影为生,同时开始抽象摄影的技术实验,以摄影领域中不知疲倦的摄影技术试验家著称。这是一张广为流传的作品,采用了叠印的方法,将一对小提琴的符号放到了女性酷似提琴的背影上。作品不仅证明了曼雷在摄影技术实践上的创新能力,也显示了作为一个优秀摄影家所具备的视觉敏感和意识。

一张增加了摄影报道风险的照片:“法国.诺曼底.奥哈马海滩” ——罗伯特·卡帕,1944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曾经说过,“那是因为离炮火不够近。”这话听起来像找死(卡帕于1954年在越南战场拍摄时误踩地雷而死,时年41岁),是的,但他明白自己在说什么。毕竟,他最难忘的镜头拍摄于诺曼底登陆日(1944年6月6日)的早晨,当时他与第一批步兵一起在奥马哈海滩登陆。在猛烈炮火之下,卡帕潜到了一个他能找到的小掩体后面,然后他拍光了相机里的所有胶卷,艰难地离开了战场。他保住了自己的命,但也仅此而已了。在可怕的诺曼底登陆战中,卡帕拍了四卷胶卷,不过除了11张以外,其余的都被急躁的助手在匆匆忙忙冲洗胶卷的时候毁掉了。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同样的错误使得这些幸存的照片有了极好的超现实主义视觉效果50多年后,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在电影《拯救大兵瑞恩》中为了拍摄催人泪下的诺曼底登陆行动,竭尽全力地重现该“错误”,甚至去掉摄像机镜头的防水盖以达到卡帕那种“糟糕”的镜头效果。

一张结束了一场战争却毁掉了一个人生活的照片:“西贡警察局长枪杀一名越共分子” 艾迪·亚当斯(Eddie Adams),1968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照片依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美联社摄影记者艾迪·亚当斯曾这样写道。这是亚当斯一句极为恰当的名言,因为他在1968年拍摄的那张警官近距离地枪杀戴手铐犯人头部的照片,不仅为他赢得了1969年的普利策奖,也激起了美国人反越战的情绪。不管怎样,这张照片立即成为了战争残忍的标志,而且让这位扣动扳机的警官——阮玉湾将军——成了标志性的恶棍。不幸的是,这张照片的影响如鬼魅般缠绕着阮的余生。战后,他走到哪儿被骂到哪儿。在一所澳大利亚退伍军人医院拒绝医治他之后,他被转移到了美国,在那里他遭遇到了一个大规模的要将他驱逐出境的抗议活动。他最终定居在了弗吉尼亚州,开了一家饭馆,但是很快由于他的过去阴影不散而被迫关闭。墙壁上潦草地写着“我们知道你是谁”,生意也停顿了。亚当斯对阮的遭遇感到抱歉,他为拍了这张照片向阮道歉:“将军杀了越共分子,而我却用相机杀了将军。”

一张拯救了这个星球的照片:“Tetons-Snake河"——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1942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有人说摄影可划分为两个时代:亚当斯之前和亚当斯之后。比如在亚当斯之前,摄影并没有被广泛认为是一种艺术形式。相反,摄影师们试图使用各种极端的手法使他们的照片更“艺术化”,比如在他们的镜头上涂上凡士林、用针刮擦底片的表面等。然后,安塞尔.亚当斯来了,帮助各地的摄影爱好者们克服了集体的自卑。亚当斯充满激情地宣布摄影是“现实的一首燃烧着的诗歌”,他抵制那些“艺术化”的人工手法,声称它们简直是其它艺术形式的衍生物。相反,他大力宣扬“纯粹摄影”的价值。在那个手持傻瓜相机正在迅速普及的时代,亚当斯和其他风景摄影师们则坚持使用笨重的老式的大像幅相机。最终,亚当斯的照片把摄影变成了美的艺术。此外,这些照片也影响了美国人对国家野生环境和如何保护野生环境的看法。亚当斯对大地的热爱并不限于通过镜头拍拍照片。1936年,他带着他的照片到华盛顿游说支持加州国王峡谷地区的保护法案。果然,他成功了,它被宣布为国家公园。

一张使格瓦拉永生的照片:“切.格瓦拉的尸体”——弗雷迪.阿尔博塔,1967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反社会的暴徒?社会主义的灵魂人物?或者,正如存在主义者让·保罗·萨特称他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完整的人”?不管你相信与否,无可争辩,埃内斯托.切.格瓦拉已成为革命者的守护神。不可否认,他是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他的声誉永存,不是因为他是如何活的,而是因为他是如何死的。由于格瓦拉不遗余力地在玻利维亚发起穷人和被压迫者的革命,在1967年,玻利维亚国家军队逮捕并处决了格瓦拉。但在把格瓦拉尸体埋进一个秘密坟墓之前,他们聚集在尸体四周,拍了上面这张有目的性的照片。他们想向世界证明格瓦拉已经死了,希望他的政治运动与他一起消亡。事实上,为了避免这张照片被说成是伪造的,这些逮捕格瓦拉的人考虑周密,砍下了格瓦拉的双手并将它们保存在了甲醛里。

一张创造了“超现实的现实”的照片:“达利原子”——菲利普·哈尔斯曼,1948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菲利普·哈尔斯曼很可能是唯一的一位通过拍摄人物跳跃而创造了一番事业的摄影师。不过他声称这一跳跃的动作展示了生活中真实的一面,看着他这最出名的一跳——“达利原子”,很难不同意这一说法。这张照片是哈尔斯曼同时向新的原子时代(和达利的超现实主义杰作“丽达原子”致敬的作品。拍这张照片花了六个小时,跳了28次,还有一屋子的助手向空中扔那些愤怒的猫和装满水的水桶以获得完美的曝光。但是今天我们知道,在选定“原子”之前,哈尔斯曼为这个镜头抛弃了其它的一些想法。其中之一是扔牛奶而不是水的想法,但被放弃了,因为担心观众刚刚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物资匮乏中摆脱出来,会谴责扔牛奶是种浪费。另一个想法是炸死一只猫,以便捕捉到它“悬浮”的情景,尽管这无疑将是猫的滥用。

尼斯湖水怪 摄影师:Ian Wetherell摄影年代:1934

改变世界的13张黑白照片 - 一瓣心雨 - 一瓣心雨

这张照片已经著名到不能再著名了吧?很多影视作品里都曾经用这张照片恶搞或者做过背景。虽然此前已经有了尼斯湖水怪的传言,但是真正让尼斯湖水怪风靡全球的正是这张照片。但是1994年加拿大环球邮报里刊登了路透社从伦敦发来的消息,说明了这张照片是伪造的,当然不是咱们现在所说的PS伪造了,方式还是很纯朴的:“用玩具潜艇加上按照海蛇的模样用软木作成头和长脖子装配起来,再放到湖中去拍照”,这是参与者之一(共有5人参与伪造)在临终前忏悔的,其余四人此前已经先后过世。  

  评论这张
 
阅读(76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