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瓣心雨

 
 
 

日志

 
 

常德成就了刘禹锡(二)  

2013-11-21 10:1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咏物寓言诗的拓展在朗州完成

刘禹锡的咏物寓言诗,扩大了寓言文学的表现手法,丰富了诗歌的体裁,对我国文学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作者在朗州期间,写下了大量的咏物寓言类的诗歌。《聚蚊谣》《昏镜词》《百舌吟》《飞鸢操》《秋萤引》《有獭吟》《白鹰》等诗中,塑造了一批栩栩如生的形象,有形形色色渺小、丑恶的形象,如飞蚊,昏镜,白鹰,百舌鸟等,以揭露宦官、权臣的狰狞面目和丑恶灵魂,也塑造了光明磊落,洁白无瑕、节操高尚的形象,如白鹭、秋萤、明镜、庭竹等等,以寄托诗人坚定意志和高尚情操。“刘梦得,诗豪也。其锋森然,少敢当者。”白居易对他的评价是恰当的。

()创新品类,强化咏物诗的叙事功能

刘禹锡所咏之物中,蚊、鸢、鸷、獭等,都是鲜为其他诗人摄取入诗、作为讽托材料的,因而可以说刘禹锡在既有的咏物诗范围中引进了新的品类。诗人还把咏物品类与当时的社会现实和重大事件恰当地结合起来,塑造个性鲜明的物体形象,提示事物的本质和基本规律。他的《聚蚊谣》是这样写的:

沉沉夏夜闲堂开,飞蚊伺暗声如雷。嘈然吹起初骇听,殷殷若自南山来。喧腾鼓舞喜昏黑,昧者不分聪者惑。露花滴沥月上天,利嘴迎人看不得。我躯七尺尔如芒,我孤尔众能我伤。天生有时不可遏,为尔设幄潜匡床。清商一来秋日晓,羞尔微形饲丹鸟。

这是一首政治寓言诗,作于刘禹锡被贬朗州期间。永贞元年夏,刘禹锡“改屯田员外郎,判度支盐铁”,积极参与革新,此时,谣言蜂起。诗人先用夸张手法,生动形象地刻画了飞蚊黑夜中张牙舞爪的嚣张神态,然后写“我”与飞蚊展开的巧妙斗争。诗中“我”的七尺伟岸与蚊子的渺小形成鲜明对比,然而,黑暗中的渺小者不断发起对高大者的围攻。“为尔设幄潜匡床”, 是表现“我”面对敌我悬殊勇于和善于同飞蚊斗争的精神和行为。最后,写清风一到,蚊子必然灭亡。这首诗,用蚊子比喻那些见不得阳光,专门暗地里伤人的利嘴小人,揭露了他们残忍凶狠的本性,并指出他们虽喧嚣一时,最终难逃灭亡的下场。

(二)推陈出新,发挥劝喻和讽刺功能

刘禹锡咏物寓言诗,或借此喻彼,或借远喻近,或借小喻大,使人读后领悟到事物的真谛,这类诗作属于哲学范畴的寓言诗。如《有獭吟》、《昏镜词》等。在他的笔下,“獭祭鱼”有了新的意义,昏镜成了丑陋人的珍爱。且看《有獭吟》:

有獭得嘉鱼,自谓天见怜。先祭不敢食,捧鳞望青云。

人立寒沙上,心专著肩。渔翁以为妖,举块投其咽。

呼儿贯鱼归,与獭同烹煎。关关黄金鹗,大翅摇江烟。

下见盈寻鱼,投身擘洪涟。攫隐嶙去,哺雏林岳巅。

鸱乌欲伺隙,遥噪莫敢前。长居青云路,弹射无由缘。

何地无江湖,何水无鲔?天意不宰割,菲祭徒虔虔。

空余知礼重,载在淹中篇。

《礼记·月令》载:“有獭”事云:“孟春之月,鱼上冰,獭祭鱼”。该诗针对儒家典籍中“獭祭鱼”,即水獭用鱼祭天的“天命论”,生动而又幽默地刻画出一只水獭可怜可悲的下场。一只水獭得到肥美的鲜鱼后,自认为是上天的赏赐,根据“非礼勿用”的思想,赶忙将鱼排列整齐,专心专意地捧着鱼向天致祭,不敢擅自享用。在祭天时被渔翁用石块砸死。诗人凭借丰富的想象力,将它演绎成一个具有深刻讽刺意味的寓言故事,以影射那些现实生活中信奉天条、恪守礼法,既虚伪又愚蠢的卫道者。放在今天的现实生活中,仍然有很大的借鉴意义。任何默守陈规、死搬教条,甚至迷信好巫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并且是应该反对的。

()自喻励志,寄托坚定信念和高洁品行

在许多托物咏怀的诗中,刘禹锡抒发了自己所崇尚的理想人格的情怀。“庭竹”、“白鹭”、“秋萤”、“明镜”、“柳花”被他拿来自喻自勉,化人为物,寄托理想。读一读《庭竹》、《白露儿》。

露涤铅粉节,风摇青玉枝。

依依似君子,无地不相宜。

诗中写庭竹虽在风露之中,但不改变其劲节青翠之姿,赞美竹子能够随遇而安。借喻自己不论在任何处境中,都能保持“君子”的人格与本色。刘禹锡富于理想却屡遭坎坷,在贬谪期间,虽然对自己的政治抱负不能实现感到苦恼,但也能随遇而安,在不显要的岗位上既不负本色,又能取得一些成绩。

白鹭儿,最高格。毛衣新成雪不敌,众禽喧呼独凝寂。孤眠芊芊草,久立潺潺石。前山正无云,飞去入遥碧。

白鹭儿性情高洁,当羽翼丰满时,毫无瑕疵,比白雪还纯洁,自然会招来其他禽鸟的妒忌和排挤。在此情况下,只能独自安静庄重地在茂盛的草丛中渡过长夜,长久立足于流水中的岩石上。一旦山前没有阴云,就振翅高飞冲入云霄。诗人以白鹭自喻,时时保持高洁的品行,保持清醒的头脑,一旦时机成熟,将施展自己的抱负。由此可见,贬谪不久的刘禹锡,虽身处逆境,但对自己的前途仍然抱有幻想。(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